江湖郎中当街割除宠物狗声带防扰民 5分钟剪一个!

喜欢养狗狗,但又觉得叫声烦人又扰民,于是直接把狗狗的声带切掉了,在人的私欲面前,一个宠物算什么?近日,在成都青白江花鸟市场内的狗市区域,一位中年男子拉开了一张桌子,当街做起了狗狗声带切除手术,生意颇为火爆。网友将图片上传网络之后,引发不小争议,抛开人道不说,而成都商报记者走访发现,该“江湖郎中”并没有取得动物诊疗的相关资质,且当街给宠物做手术,已然违反了动物诊疗涉及的相关法律法规。

2018-04-13-006.jpg

现场五分钟剪一个,工具不消毒不清洗

在青白江区花鸟市场的狗市区域,分门别类的狗狗品种沿街陈列,路中间人头攒动,这个专做狗狗声带切除术的摊位就深藏在其中。

9月14日上午10点,切割声带的“兽医”刚把摊位摆起,旁边等待“手术”的狗狗就已经堆了一地。“兽医”笼上了一条围布,拿出了自己的工具——夹子、灯、棉花、压脉带、麻药和针头,不过均没有进行隔菌的存放。

一只白色的博美犬被摁在了桌子上,“兽医”用压脉带拴住其右前腿,用针头将麻药推了进去,30秒之后,狗狗渐渐失去了意识,“兽医”的助手用两根红色的绳子,分别套住狗狗上下齿,然后用力往不同的方向拉伸,狗狗瞬间被拉成了一副张牙裂齿的模样,面目狰狞。

兽医一手拿着带光的工具,一手拿着夹子,同时伸进狗狗的口腔中,一阵摆弄,声带就被毁了,兽医将剪下的部位随棉花一起直接扔到地上,狗狗被提到旁边的地上,5分钟之后慢慢苏醒。

1个小时,“兽医”给10条狗狗剪掉了声带,大约5分钟就可剪一个,成都商报记者发现,压脉带和夹子在沾了血迹之后,“兽医”并未清洗和消毒,直接使用,地上到处是狗狗的血迹和棉花。

自曝没有相关诊疗资质兽医:“哪里管得那么严哦”

成都商报记者以顾客的身份与对方交流时,对方自称是开宠物店的,以卖狗为主,只是多年前跟别人学会了狗声带切除的技术,于是在狗市赶集时摆了个摊位。每个星期的周三和周日,该“兽医”都会准时出现在青白江区花鸟市场内,狗市的商贩和买狗人几乎无人不晓。

不过,“兽医”称自己并没有从事动物诊疗的相关资质,“要啥子证哦,哪里管得那么严嘛。”被“兽医”称作是一台手术的声带切除,在一张桌子和毫无清洁可言环境中就完成了,也正因为此,价格格外低廉,每条狗50元到100元不等。

成都某宠物医院的负责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对宠物进行手术之前,通常会先做全身的术前体检,看能不能做这个手术,而在手术期间,会进行全面的消毒,手术室的空气都是经过过滤的。“在街边有很多未知的风险,比如给狗狗打麻药,如果出现意外很难对狗狗进行抢救。”同时,手术时会出血,而血液也是一个潜在的感染源,肯定会有传染的风险,在无菌的手术室都不能保证一点感染几率都不存在。

“在这种环境下对狗狗做声带切除,不仅对狗狗有风险,都周围的居民的健康也带来了威胁。”成都谐和宜家动物医院医生助理叶文杰说。

官方:已违反动物诊疗规范需具备动物医疗许可证成都商报记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相关条例到,设立从事动物诊疗活动的机构,应当向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兽医主管部门申请动物诊疗许可证。

而《动物诊疗机构管理办法》中明确提到,申请设立动物诊疗机构的,应当有固定的动物诊疗场所,且动物诊疗场所使用面积符相关规定,动物诊疗场所选址距离畜禽养殖场、屠宰加工场、动物交易场所不少于200米,动物诊疗场所设有独立的出入口,出入口不得设在居民住宅楼内或者院内,不得与同一建筑物的其他用户共用通道。青白江区农业和林业局工作人员向成都商报记者确认了上述规定后,还表示动物诊疗机构需具有布局合理的诊疗室、手术室、药房等设施,具有诊断、手术、消毒、冷藏、常规化验、污水处理等器械设备,以及一整套无害化处理等管理制度。

宠物诊所需具有1名以上取得执业兽医师资格证书的人员,宠物医院需具有3名以上取得执业兽医师资格证书的人员。根据《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实施办法》规定,从事动物诊疗或者诊疗辅助活动的人员,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取得执业兽医师资格证书或者执业助理兽医师资格证书,凭与具备诊疗条件的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向当地县级以上兽医主管部门申请注册或者备案。

查处:自称为了不扰民已勒令停止手术接受调查

17日上午11时许,拥挤的狗市在一场小雨中,渐渐褪去嘈杂。“兽医”再次将手术台——一张破旧的简易方桌,摆放在街面上。几名狗主人分别携带着多只不同品种的狗狗来到现场,排着队为狗狗进行手术。“兽医”围着围裙,坐在一旁,不停地忙碌着。青白江农林局农业综合执法大队的几名执法人员也来到了现场,对其手术诊疗活动进行执法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