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对抗鼠患他们从各地引来了猫 却又成了猫患

话说,提到耶路撒冷,人们总是会想起一句名言:世界若有十分美,便有九分在耶路撒冷。

2017-12-05-005.jpg

  这座圣城的美丽,不仅来自那些悄无声息的历史古迹,更来自于让城市充满暖意的人们。这位名叫TovaSaul的女士,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Saul的职业是圣城耶路撒冷的短租房东兼城市导游,她的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是“耶路撒冷的猫女士”。她是非官方身份的,耶路撒冷流浪猫的看护人,保护和照料这座圣城的流浪猫将近30年了。她凭着一己之力,几十年如一日照顾流浪猫,不顾宗教禁忌坚持为耶路撒冷的流浪猫绝育,同其他民间志愿者一道,让曾经疯长的流浪猫数量最终维持在了一个合理的水平上。

  在这禁忌繁多,冲突不断的圣城,Saul的故事,一路走来,也是无比艰辛。这一切,还得从头说起,耶路撒冷的流浪猫问题由来已久,以色列地处地中海盆地,气候宜人,夏天不热,冬天不冷,原本是喵星人最宜居的土地。上世纪30年代之前,如今以色列所在地区的喵星人只有很少的数量,且大部分都是家养的。然而,随着一战结束,奥斯曼帝国瓦解,耶路撒冷被交给英国托管。当时的英国托管政府为了解决当地日益猖獗的鼠患问题,从其他国家大量引进喵星人。这一招果然见效,鼠患很快就得到遏制,然而,与之相应的,猫的数量却开始呈几何级数增长。巴勒斯坦地区自古以来冲突不断,人们解决自己的问题都顾不上,谁还有空搭理喵星人。

  就这样,几十年下来,历经多次战乱,以色列的流浪猫越来越多。到了80年代,以色列两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竟然生活了200万只流浪猫。而当年20出头的TovaSaul,正是在这一时期从加拿大来到了耶路撒冷。身为犹太人的她,在街头欣赏祖国美景的同时,不经意间发现了这个可怕的问题,耶路撒冷的流浪猫实在是太多了!!

  据当时的官方数据统计,耶路撒冷的流浪猫数量接近10万。这些流落在街头,靠着人们投喂过活的喵星人,一直都在无节制地繁殖,这让以色列境内流浪猫的问题变成了恶性循环。以色列农业部长为了解决境内的流浪猫问题发布了一个命令:所有以色列境内的流浪猫,都可以驱逐或流放到愿意接受它们的国家去!

  这个明显懒政的命令让Saul无比愤怒,愤怒之后,她冷静下来想了想,决定留在祖国,用她认为正确的方式来帮助耶路撒冷的流浪猫!!从她留下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决定了,如果这是一场一个人的战斗,她也要孤军奋战下去。以色列是一个教育和科研都非常发达的国家,但在保护流浪动物的意识方面却相当落后保守。Saul从开始照顾流浪猫,就和兽医诊所有过合作,她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以色列人很乐意给流浪猫投喂食物,却从不给它们绝育!!民间普遍是这样的意识,政府高层也反对绝育,原因是出于宗教考虑。以色列农业部长UriAriel就曾公开声明反对给流浪猫绝育,理由是:让生命在土地上繁衍是圣经的戒律!

  官方和民间都反对流浪猫绝育,Saul却不愿听之任之,她决定独自开始行动。自打在耶路撒冷定居下来,她每天都背着一大袋猫粮,手提几个笼子去找流浪猫。她要做的,不仅仅是给喵星人提供食物。来到流浪猫比较集中的地方,她会把食物放在笼子里,诱惑喵星人进去吃。等喵们进到笼子里,她再把笼子关上,然后把流浪喵星人带走。Saul到阿拉伯人聚集的地方诱捕流浪猫总是小心翼翼,但也难免会有路人怀疑她的动机。每当这时候,Saul都会耐心跟人们解释,自己捕捉流浪猫是为了带它们去绝育,以便它们以后能更好地生存。

  听她解释完的阿拉伯老人也对她赞许有加,“感谢你!你是个好心肠的人,真主保佑你!”然而在她犹太同胞聚居的老城,却时不时遇见对她的救助行为横加干涉的人。有一次Saul在给流浪喵喂食,不经意亲了一只流浪猫,这个温馨的动作却遭到三个犹太极端分子的围攻:“纳粹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希特勒亲吻他爱犬的同时,却把犹太人送进集中营!”Saul愤怒地反击到:“一个犹太人把另一个犹太人攻击为纳粹!?”每当出现这种情况,最终只能闹到警察局去解决。跟极端分子抗争完,从警察局里出来,Saul依然要拖着精疲力尽的身体坚持干下去。有时候,Saul发现一些虚弱的,感觉需要照顾的小猫,也会一齐把它们带回公寓。这些出生在街头,一不留神就会被踩死在拥挤人群中的小生命总算有了一个可以安全长大的家。

  Saul说,每一只喵星人都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独一无二的故事。这是Grace,被Saul发现时已经奄奄一息,独自躺在教堂的角落里等死。这是Noah,一直有运动神经不协调的问题,经常站不稳,现在已经越来越好了。Saul安顿好家里的喵星人,就把成年的喵星人(通常是母猫)送到兽医院去绝育。以色列人口数量少,领养能力也有限,多一只绝育流浪喵,就能减少一堆流浪的小猫。Saul女士从事这项工作已经30多年了,她真正记录自己送去绝育的流浪喵数量却是从09年开始的,从09年到现在,她总共送620只流浪猫去实施了绝育。

  Saul女士表示,干这样的工作一直都是贴钱的,去年一年在猫粮等方面的开销是15000美刀,有7000美刀来自于民间人士的捐助。但她觉得,30多年下来,在她和其他志愿者的积极行动下,耶路撒冷流浪猫的状况近两年有了实质性的好转,这让她倍感欣慰。谈到为流浪猫坚持这么多年的内在动力时,Saul引用了几百年前一位德国先贤的话:“只是不给动物造成伤痛是远远不够的,看到动物遭受痛苦,哪怕不是你的动物,也不是你造成的痛苦,一切仍然取决于你拿出行动来拯救它们...”

  圣城耶路撒冷,独占世间的九分美中,像猫女士TovaSaul一样的人带来的那一部分美,也是弥足珍贵的!